【期權交易員的告白系列3】

90年代第一次接觸期權,讓我彷如發現新大陸。

2000年科網泡沫,讓我見識到貪婪恐懼的逆轉速度。

2008年金融海嘯,讓我接近死亡邊緣。

2011年的黑天鵝事件不斷,讓我知道百年一遇不必等百年。

2015年大時代前後,讓我明白除了等待機會還要加些幻想,時刻與大眾想法相反。

2018年,讓我驚歎一年當中可以包含歷年大部份週期及節奏效應的巧合。

在期權市場上,若不懂風險,孤注一擲,那只是比起賭馬高尚一些些的賭博。

最近金融市場紛紛在討論,天然氣short call遇著價格爆升而將一檔基金虧損超過資本的熱話,這就是槓桿。

不少人對此沾沾自喜,幸災樂禍,興幸自己不懂期權。

我沒有看過James Cordier,主理該基金的持倉明細及所佔「投機組合」的百分比,不敢莽下判斷。

若James C沒有發生這次「意外」之前,大眾通常會認定他是一個非常成功的options trader,大戶必勝,不然就不會維持多年利潤,這是事實發生前後的兩極觀感。

而這次遇到致命一擊的原因有:

1,注碼及持倉過大,過於集中一種商品。

2,天然氣持續多年低引申波幅,short在極低IV期權金上,必須放很大注碼。

3,選擇遠近月份,但遠行使價,實際槓桿高於100倍之上。

4,天然氣突然急升,IV急升,在猶豫中來不及全部止蝕已over。

5,一個short 輸給無數市場其他對沖避險或莊家對手:long,並非坊間傳言,被其他大戶刻意將他打沉。

6,在幾天內要止蝕,市場一下子承受不了龐大的short call平倉:Long call,這只會把IV推得更高,剩餘持倉虧損得更多,所以他有所怯步,但市場不會等待,再升…

7,雖急升但未到期前不會被對手行使,被行使反而會少輸了高IV的時間值,輸少幾成,基金就不會破產。

8,這次造成James措手不及,是在浮動的高IV時間值上,並非坊間的以訛傳訛,被行使才實現大虧損。
例如5元OTM call還未升破,但call 已升10幾倍。

9,若能捱得過當時的高IV,以目前天然氣的價格水平,浮動虧損金額可能只是破產當時的5份1,所以成敗全在時機、倉量及時間值上。

Options seller 一生中總會遇到1次以上這種這種情況,這是宿命。
未遇到?只是交易時間並不夠長而已,遇到過,但「仍活著」的交易員一定不簡單,才值得推崇。

Short 賺得快,賺得輕易,容易使人漸漸減低危機意識,持倉與槓桿愈放愈大,以為時間值可以沖淡一切,最後在一次黑天鵝或幾年一遇中陣亡。

多年以來,我曾經三次把戶口裡的資金賠光,其中一次是期權戶口,我輸了金額,卻贏了經歷,從中得到的警惕及教訓,制定交易守則,反成為日後穩中求勝步步為營,輸少當贏的基礎。

也許,將戶口裡的資金賠光,才是強逼一個交易員徹底改變及進步最快的最好方式。

By OptionJack

PS:今晚在
新城財經臺12:05 散戶奇兵有更多分析

沒有自動替代文字。

We will be happy to hear your thoughts

      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