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錄自第六章:【直覺】

 

人有時候會預知一些事情的發生,但卻很難合理解析,這可以說是一時的靈感或是長期專注在一些問題上的反射。

第一次發覺自己有這種「能力」是在2003年底…我終於克服了過往衝動的期貨市場追逐,而改為波幅高低位預期的逆向操作,藉此解決我無聊的期權中線賣方交易的等待,也可打發時間,真不忍每天坐在終端機前面只看不做的苦悶...

在不太認真思索的時刻,偶然會浮現一些高低價位數字,然後稍微心算該標的每日高低平均值,再加上每種貨幣都有它慣性的短線升跌節奏...
這些都是經年累月的啟示或靈感或是技術分析的零碎整合,新手是很難會有的觸覺,即使有,也是錯覺。

事情就是這樣,當你拼命追求時,必定貼近市場,越靠越近,往往看不清真相。

我把這些靈感價位付諸實行...直接交易期貨。

但放大交易量時,心態上變得認真起來,反而失去這種「感覺」,胡亂猜測,掛單就失效,預期失準,勉強追求卻容易誤判,彷彿在懲罰貪婪。

交易不能太認真

所以我只能假裝不太認真,繼續控制在小量交易上,總好過失去,希望無限延續我的超能力。

「難道這真的是超能力,可以看透未來?」我心想。
「或是,我只是回到過去時空,而自己忘記了,所以對已經發生過的事情,似曾相識?」

【市場直覺】

2003年,是每個香港人都難忘的一年,而我可以安坐家中,靠著期權交易帶來的利潤來維持生計,覺得已經非常幸運,加上偶然的靈感觸覺的短線期貨交易,可說是錦上添花。

市場直覺會是千百種過往記憶情況加起來的人腦統計,這種感覺,經常比最優秀的電腦程式或AI人工智能還要高明,因為數字是產生在波段高位或低位。

「直覺」這東西又豈是三言兩語的筆墨所能形容出來?
很難可以依靠簡單學習就悟出來的, 而必須是經過無數市場體會,無數升跌印象,在半模糊,似曾相識的氣氛之中,巧合時空下的突發奇想。

但「專心」及分享之後,我的股價靈感卻屢屢失敗,變成盈虧各半,後來更一度演變成來回虧損,原因可能就是太「認真」,對於股價的直覺也從此失去,這就像終極魔咒般,說出來就破局了。

..上帝經常會懲罰充滿自信,自以為「神」的交易員,這是不變的神咒,至少在我30年交易日記裏都是這樣,掙不脫,逃不掉!

我只能安份守己,不能隨意說破。

就像2015年大時代時,冒起不少自稱股神,隨後即進入熊市,股神們也漸漸消聲匿跡。
2017年,持續13個月的升勢,同樣冒起不少股神,隨後也淹沒在2018年的跌市中。


直覺

直覺是在千絲萬縷的因素交纏互扣並行, 又像宇宙中的繁星點綴星光互耀, 最後而閃出的「可能」位置, 一閃即逝,而每次都並非完全一樣,如幻似真...也像身處於宇宙平衡的兩個對稱時空。

它並非數學公式,更非簡單邏輯,它是一種藝術,一種期望,一種靈感上的察覺中無招勝有招的意念。

市場直覺,是過去在無數戰役裏的潛意識,心中的歷史回測映像加上市場氣氛的融合,就像駕車的人,坐在駕駛座就有的自然反應,又像學武之人,身體的自然反射閃避出手動作,但這却更超越了自然反應動作。

新手在交易前,都必須找到數據,理據,歷史回測來說服自己,所謂「新手靠理據,老手靠靈感」就是這個原因吧。

這種能力不能追尋,當極力尋找時,卻又越行越遠,儘管我經常刻意閉目打坐半天,跑到海邊看海觀星,也遍尋不獲。

直覺與錯覺永遠糾纏在心中,難分難解,貪婪認真都只是一場空,只能隨意等待。

#那有一天不交易
各大書局熱賣中

圖像中可能有2 人、微笑的人

We will be happy to hear your thoughts

      Leave a reply